马上作

诗人:戚继光朝代:明代体裁:七绝

南北驱驰报主情,江花边草笑平生。
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横戈马上行。

马上作 - 作品评述

[创作背景]〈马上作〉一诗作于戚继光东南抗倭期间。真实地反映了作者转战南北,紧张激烈的戎马生涯。

[内容评析]「南北驱驰报主情,江花边草笑平生。」从福建、广东到蓟州,可说一在天南,一在地北。「南北驱驰」四字,概尽戚继光一生大节。「报主情」,并非不喜欢安定的生活,只是心怀天下,为了国家的安宁,不惜万里奔波。全句表现出一种崇高的襟怀。而次句一「笑」字更是意极浑含,写尽了抗倭名将的豪迈气概。为了抗倭事业,一生中到过山清水秀的南方,也到过波涛汹涌的山东海防,行色匆匆间,总无暇顾及周围美好的景色。江畔紫嫣红的鲜花和江防皎洁明朗的月亮恐怕要笑我不懂得欣赏了吧。

「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横戈马上行。」这两句是「平生」、「南北驱驰」的更具体的说明。一个保家卫国的英雄形像跃然纸上,他是紧紧与战马与横戈联在一起,不能须臾分离的。「一年三百六十日」初读似乎是一个凑句,其实很有妙用。它出现在「都是横戈马上行」的点睛之笔的前面,起到了必要的渲染作用,使读者感到,一日横戈马上英勇奋战并不难,难的是三百六十天如一日,更难的是年年如此,「平生」如此。

这首诗平易自然,琅琅上口。而作者忠于祖国,热爱人民的高尚品质更让人钦佩。

[难词注释]①驱驰:策马疾驰,这里指奔走效力。②主:指明朝皇帝。③江花:指南方的花。④边月:边塞的月亮。这里的边塞指山东沿海登州卫等地。

马上作 - 作品出处

姜葆夫、韦良成选注《常用古诗》